仿佛冬天饮雪水。


挂了的文看缘分补。
吹爆我关注里所有的太太。


微博:@绳烧

【麦藏】凌晨一点的新年钟声


(这辆车……原本打算在一月一号发的。)

*半藏放假了,而麦克雷还在任务中。

————————————————————

正片↓

      麦克雷听见一些声音。他才回到家中。

      声音从客厅处传来,断断续续又无比熟悉,让麦克雷不出一秒就能猜出那是什么声音。这个在新年迟到的牛仔吓坏了,他忐忑着心蹑手蹑脚地走到客厅,探出个头偷偷去瞄客厅的情况。

      他差点以为自己要撞见什么绿帽现场。




      半藏喝醉了,他自己灌醉自己的。

      其实他本来只是想随便喝两杯,毕竟一个人过新年夜实在来得有点凄惨。麦克雷总是说,有点酒助兴总是好的,也正好查莉娅给他和麦克雷送了一瓶地道的俄罗斯伏特加作新年礼物,半藏便拿出来尝尝新。

      可是喝惯清酒的日本人想不到纯的伏特加会这么烈。他本想配着电视转播的新年音乐会好好品味一番好酒,但那液体一入口,这度数颇高的伏特加就像火水一般灼烧他的口腔粘膜。他一惊,着急地下咽,那酒液就一直顺着食道烫进他的胃,刺激得半藏直皱眉。

      天,真不敢相信杰西竟然爱喝这种东西。

      那个时候他和麦克雷被编进同一支小队,每一次任务,牛仔的腰间总是挂着一个银制的方扁瓶子。有一次问里面装的是什么,麦克雷便神秘地示意让他把头凑过来,接着牛仔打开瓶盖,浓烈的酒味直攻这位不爱洋酒的日本人的鼻腔。




      “这里能找的最好的伏特加。”当时他们在多拉多执行护送任务,“来一口?”

      “不了,任务期间不喝酒。”半藏摆手,其实他平日也很少喝。

      似乎在麦克雷的意料之中,他笑嘻嘻地把瓶盖拧回,然后重新把它放在腰间。

      “我也是。”




      半藏重新嗅了嗅手里的酒,那味道捣进鼻腔时那一瞬间他竟然在胸膛里翻滚出一波强烈的怀念感,仿佛有多拉多清爽的海风扑面。那一次任务确实是印象深刻的,当时他与麦克雷先其他四名队友到达位点,却不料敌人早早在点里布下埋伏。队友未到,而敌人又人数颇多,他们两人为了护住运载目标里的金主和机密文件几乎拼上了老命,最后终于在丧命之前等到架着护盾举着医药包的战友。战斗中他们没有过多的交谈,却在那之后有了一种经历了生死的相惜感。也是从那时起,他们之前开始有更多不经意的眼神对撞,接着又总是在基地里的咖啡店“有缘”地碰见。越了解对方他们就越期待与对方的相见,然后直到今日,成为同睡一张床的恋人。

      半藏一时间陷入回忆,他无比想念杰西,虽然他们分开才一周。




      一周前麦克雷被派去执行一个占点任务,地点是远在地球那端的阿努比斯。虽然任务算是完成,但他们把阿努比斯神庙搞得翻天覆地,当地政府都投诉到世界文物保护中心了。麦克雷作为其中闹得最欢那个,自然担起了大部分的道歉外交工作。而他是擅长这个的。

      所以他的牛仔在今年的最后一天里还在阿努比斯。

      如果杰西也在,他会不会直接捧起酒瓶放进嘴里,然后一饮而尽?半藏小口小口地吞咽着手里的伏特加,觉得自己再差劲也要喝完手里这一杯。

      酒下肚,很意外,他竟然心情不错。神差鬼使,他又给自己满了一杯。

      一饮而尽。酒液辣得他忍不住发出了小声嘶吼。这感觉冰冷又火辣,酒在他的胃肠渗透,流进血液灌至脑袋,渐渐地控制了他的意识。那本来小小的思念被尽数放大,周围越发的不真切。他想起上一年他与麦克雷在这个屋子里跨年,他们在新年的钟声里拥吻,接着就在这张沙发上,翻云覆雨至天亮。




     “今年你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亲吻我的情人。”麦克雷说这句话的时候搂紧了身边人的肩。




      感受着年末同样的温度,半藏一时间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几几年。房间里的橙色灯光与一年前这个时间如出一辙,而麦克雷正和他窝在棉被里。

      然后,他们在夜里会做什么呢?

      半藏解开自己睡衣的腰带,然后把它扔到了地上。




      麦克雷停车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他抬头看自家的公寓,灯还亮着,看来半藏还没睡。

      他没跟半藏说他会回来,一来他自己也不知任务能这么快就结束,二来是想给半藏一个惊喜,光是想象半藏见到自己时的惊讶和掩饰不了的喜悦,这个喜于浪漫的牛仔就忍不住嘴角上扬。他加快脚步,在经过玻璃门的时候还理了理自己有点乱的刘海。

      他太高兴了,虽说零点已过,但是他依然能在新年第一时间能拥抱自己的爱人。谁不会狂喜呢。

     可是他料不到进屋后却看到自己活了37年都没见过的香艳光景。

——接下来戳这↓——

*开起了我亲爱的小耗子

评论(22)
热度(260)

© ⭕️roppp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