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讓大海淹沒了嘴。



微博:@小盐绳

【麦藏】为我解去寂寥拥抱热暖中


*好久没写小车车我要复健一下。

here

【麦藏】Through the blizzard


*赏花赏月赏半藏。

麦克雷用ID卡打开了守望基地的大门,巨大的铁墙缓缓升起,沉重的机械声回荡在无人的直布罗陀。

这时,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简讯:到靶场来。

联系人是半藏。麦克雷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心想究竟是怎样的信念才会让人在这个点数还待在训练靶场?

然而他还是去了,没什么理由,或许是他刚刚做完任务身心还很精神,又或者因为对方是半藏,一个少数在守望先锋里自己尚未捉摸透的男人。他闻了闻衬衫和帽子没有刺鼻的汗味和铁腥味,才回复半藏说我这就来。

去靶场途中麦克雷没有遇到一个人,就连平日总爱四处晃悠的蓝色智械,此时也都乖乖地待在角落里充电,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沉闷的皮鞋声回响在空荡荡的基地...

【麦藏】吞食

*是车

      麦克雷永远渴求着半藏,每时每分,对他的每一寸肌肤。

      ——占有他。

      他的灵魂如此地诉求。

烈女

      麦克雷这才明白自己对半藏是何种万劫不复的爱,若是半藏在他耳边唤他一同坠入地狱,他便会去,并永远陷入下界不熄的业火中。

(是和xx一起脑的蕾丝内衣藏。)

索取

   ...

© roppppe | Powered by LOFTER